周周周二葱

海水突破了云雾的防线,从天上倒灌下来。
而我,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时鞋湿有感

半夜瞎想集二

我觉得我的脑子可能和别的19岁少女不同。我一边现实的让人害怕,一边又觉得自己脑子里藏着黑洞。
今天坐公交车,路上坑坑洼洼的,我坐在15路上,迎面也驶过来一辆15路,方头方脑的,在靠近我坐的公交车的时候颠了两下,样子有些得意,声音粗粗的,“嘿,小兄弟,我都拉完一趟了。”

今天下雪了,市里的雀雀儿又瘦又小,哎呀呀,你们吃饱点,记得跟着15路公交车飞到大学里,里面有超级多的好吃的【拍肚皮】大学里的雀雀儿又肥又大只,每天就蹲在树杈上叽叽喳喳的开会。
“这两天又开始浇水了,草籽都埋泥里了。”
“春天来了,你看看那些人又在啾啾啾。羞羞羞。”
“哎哎哎,我毛是不是炸了。”

ヾ(*´∀`*)ノ我喜欢童话故事

半夜瞎想集

“你看过天上的海吗?”

“天上没有海的。天上是天空,海在山的那边。海和天一样蓝,里面有鱼在游,一直游到世界的尽头去。”

“不是啊,我就看到过。天上有海,鸟在海里飞。海上有很多船,有的载着晚霞,有的载着星光,从白色的宫殿里出来。人们拿着竹篮站在船上,把它们撒下来。

我姐姐也看到过,后来她就去海里了。我现在也能看见了,以后我也要去海里,我要把她找回来。”

“啾啾,你姐姐她死了,回不来了。”

“什么是死?”

“是很可怕的东西。我妈妈说就是睡着了醒不来了。”

“你胡说!我姐姐对你那么好,还请你吃桂花糖,你不要乱说。我姐姐会回来的。我姐姐就在海里呢,我看到了。她穿着新娘子的裙子,坐在很漂亮的大船的船头,还唱着我们家的小曲儿呢!”

“啾啾,狐狸是不是能看到许多其他动物看不到的东西?你说的我都看不到。”

“因为你是白眼狼!”

稍矮的男孩子从上坡的大石头上跳下来,向着山下跑去。他眼睛大大的,眼眶包着眼泪。头上顶着两个毛茸茸的耳朵,随着他的跑动一颤一晃。

“啾啾!”大石头上的另一个傻愣愣地喊着,个子高高的,像个麻杆一样杵在石头上,“啾啾!啾啾!”他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他还是费力地吼着伙伴的名字,不厌其烦,一遍一遍。

隐约间,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女声也在喊着,由远到近,充斥了整个山坡。

那应该是天上的回音。



我背单词的时候,听到了一首歌, cecile corbel的《もうひとつの世界》,是吉卜力公司《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》电影里的曲子,然后就想起了以前常常想的事情。

一直有这样的狐狸,小小的,毛茸茸的,好像什么都不懂,又好像什么都明白。一只可爱的,林间有狐名啾啾。它会一直在我的林子里,直到有一天我亲手把他送到海里去。那天也许一辈子都不回来,可能一个星期之后他就会坐上属于自己的船。当然,我很懒惰的。

以前许多地方有少女嫁河神的风俗。妖怪的世界也会有吗?莫名有些像大鱼海棠了。